我国最大的恐龙足迹点位于凉山昭觉县

3月3日,多名中外古生物学家联名发布消息,确认位于凉山州昭觉县的三比罗嘎二号足迹点,为我国目前面积最大的恐龙足迹点,面积超过9000平方米,足迹至少有933个。

此次研究结果,由中国地质大学(北京)副教授邢立达,自贡恐龙博物馆专家彭光照、叶勇,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马丁·洛克利教授,德国足迹学者亨德里克·克莱因,中国地质大学(北京)博士生王妙言等共同发表,研究论文发表在国际地质学期刊《地学前缘》杂志上。

昭觉县文管所原所长俄比解放是这些恐龙足迹的发现者和保护者。据他介绍,上世纪90年代,当地开矿爆破时,就有大量恐龙足迹暴露,后来,因矿石开采、侵蚀或崩塌,足迹被损毁了不少。

作为恐龙足迹学者,从2013年开始,邢立达已连续多年到三比罗嘎对恐龙足迹进行考察,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也曾多次跟随前往。

邢立达说,三比罗嘎化石点,从北向南延伸约1公里,从东向西延伸约0.5公里,这些恐龙足迹位于白垩纪早期飞天山组碎屑岩中的多个陡倾岩面上。

根据目前已确定的重要足迹点,编号为三比罗嘎一号、二号、二号北和三号。其中,一号足迹点发现于上世纪90年代,其他足迹点在2012年至2019年间陆续发现。

二号足迹点经历过两次暴露。2013年,古生物学家发现了该足迹点较小的足迹面,其中包括我国首例确凿的恐龙游泳迹。此后,持续的采矿增加了该足迹点的暴露面,使其成为目前我国面积最大的恐龙足迹点。

2018年至2019年,古生物学家通过攀岩、无人机探索等方式,确认二号足迹点层面上,至少有933个可识别的恐龙足迹。其中还包括我国目前记录的最长蜥脚类和鸟脚类行迹,分别约80米、52米。这些足迹,还展示了造迹者运动方向的明显变化。

“二号足迹点的恐龙足迹非常丰富。”邢立达说,根据目前发现,包括有61道行迹(37道鸟脚类、10道兽脚类、14道蜥脚类)和7个孤立足迹,共代表了68个造迹者。其中,鸟脚类行迹包括大型和小型造迹者,约占总数的54%。

此外,古生物学家还记录了另一个较小的足迹点,即三号足迹点,这里发现了至少6道鸟脚类和4道兽脚类行迹。

根据分析,二号和三号足迹点都包含了平行的鸟脚类行迹,可能代表着当时恐龙的社交或群居行为。

邢立达说,综合起来,目前三比罗嘎的四个足迹点,共包括了1928个足迹,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,包括此前发现的翼龙足迹和兽脚类游泳迹。

据古生物学家推测,在1亿多年前,三比罗嘎一带的岩层还是松软的湖泊泥沙,不同种类的恐龙在此行走,留下了深深脚印。沧海桑田,脚印被泥沙逐层覆盖,逐渐形成了如今的足迹化石。

邢立达表示,三比罗嘎大规模恐龙足迹点,是研究恐龙足迹的绝佳地区,上千个足迹被暴露,包括我国目前发现的最长蜥脚类和鸟脚类行迹,具有巨大的价值和意义。因为四川盆地南部,缺乏白垩纪恐龙骨骼实体化石,三比罗嘎丰富的足迹数据,成为研究该地区恐龙动物群古生态学的普查样本。

同时,大量的足迹,对于研究恐龙的行为学、运动学等也有帮助。这些足迹,还展示了当时恐龙的一些群居证据,比如发现了鸭嘴龙类是集群的,可以以此研究恐龙的社会行为。

邢立达推测,在三比罗嘎及周边区域,如果继续寻找,应该还会发现更多的恐龙足迹。不过,在周边区域找到恐龙骨骼化石的可能性不大,因为足迹化石与骨骼化石的埋藏条件不太一样。

目前,三比罗嘎矿区已停止矿石开采。邢立达表示,该区域需要古生物学家持续监测情况,在足迹面完全剥蚀之前,尽可能多收集足迹数据。他建议,当地应加强对已发现足迹面的保护,在具备条件的情况下,可以开发成一个地质公园,带动当地旅游发展。(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 刘建 徐湘东 肖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