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汉字叔叔”理查德·希尔斯

经过2012年8月中国媒体密集的轰炸式报道后,被称为“汉字叔叔”的理查德希尔斯如今已经悄然走过与中国关系的“蜜月期”媒体的报道减少,捐款频率也随之降低。

2013年春节前,记者在北京师范大学一间狭窄的办公室里见到了62岁的理查德,他的心脏病有所好转,有些谢顶。

尽管理查德只有美国波特兰大学物理学学士学位,但他过硬的物理学知识还是让北京师范大学有了信心。尽管过去的几十年将心力全部倾注于汉字研究,理查德还是会抽空继续物理的学习,这是他的兴趣所在。

理查德说自己很幸运:“我感觉很好,物理学是我在汉字之外最大的爱好。”在他看来,汉字和物理都是科学研究,需要用科学的精神对待。

教授物理半年来,理查德看到了两种不同的学生:“一种只会背书,告诉他什么都点头称是,但另一种人却会问我:为什么你说的是对的?”理查德说,就像大多数人不关心汉字的起源和演变一样,中国缺乏“问”的精神,而这就是科学精神的第一步。

一个学生曾对理查德说,希望“为科学而学科学”,这让理查德感到新一代中国年轻人的特殊之处“50年前这样的孩子很少,现在却越来越多”。

青年时的理查德曾问自己,如果有机会获得所有的知识,但却一生寂寂无名,或是只获得部分的知识,却成为公众明星,自己会选哪一种?他很快选择了从事前者,并用人生印刻这一信条三十余年默默无闻的汉字研究,访遍中国各地搜寻古汉字书,创立汉字字源网,用96000个汉字字形详细分析了6552个中国汉字的上下五千年的来源和演变。最终穷困潦倒,险些因心脏病突发而丧命。其事迹在微博曝光后,迅速引起中国社会关注。

在2012年以“汉字叔叔”身份被人们熟知以前,理查德的汉字字源网已经稳定运行了10年,其间访问者无数,主要是一些汉字研究者和爱好者,外国人居多。“学汉字的人都知道这个网站。”理查德很自豪。

但他注意到,中国社会和媒体对他的状况和境遇的关心要高于汉字本身。而读者阅读了一些带有倾向性的报道后,普遍将民族情感加之于理查德,认为他在为保留中国传统文化而“奋斗”,甚至认为“汉字叔叔”令中国汉字研究者汗颜。

理查德说,当初是为个人兴趣而研究汉字,以科学的精神向汉字起源发问,并用互联网保留下来,供后人免费使用。

相比别人对自己生活的关心,理查德更希望有人关注繁体字在中国大陆的消失。“我觉得简体字是个错误,但我们已不能倒退。”他对记者说。

而在中国复杂的网络环境中,中美文化的差异则导致了另一种舆论导向:因为汉字字源网在显要位置设置捐款信息,就有人据此断定,汉字叔叔是来中国“圈钱”的骗子“郭美美”事件后,“捐”字已经成为一些人眼中的敏感词。

质疑者的依据是:2012年8月2日,由理查德的朋友Dixin Yan所发布的为汉字叔叔求援的微博(已被转发超过35000次)被微博运营商新浪裁定为不实信息。理由是有人举报汉字字源网是抄袭、综编“汉典”网站而成的。

“汉典”是互联网上另一个有关汉字研究的免费共享网站。但实际上,汉典网创办于2004年,晚汉字源网两年。同时,在网站上请求捐款是国外爱好者建设免费网站时的常规做法,也有很多学界人士能为理查德的研究工作提供证明。

理查德说,如果为了挣钱,可以在汉字源网上设置一些广告位,但他不希望那样,“广告是讨厌的东西,会破坏汉字研究的美感”。

但理查德对此或许已经习惯了,长时间与中国媒体打交道以及“蜗居”天津的经历,他知道一些人总是只关心和“钱”有关的话题。

“中国社会竞争压力很大,但人仍然应该有自己的爱好。”他希望这些能从中国的孩子开始改变。

我们再次谈到了那个“为科学而学科学”的学生,理查德说认为对待事物可以有两种态度,一种是为爱好,一种是为工作。前者无法带来收入,但却有心灵上的收获,“如果没有爱好地活着,人便不会再进步”。

为了爱好,年轻时的理查德曾去过世界上很多地方:加拿大、俄罗斯、印度、缅甸等。如果囊中羞涩,就停留下来找份工作,攒钱再继续旅行,直到停下来研究汉字的那一天。

尽管2012年曾一度困扰他的签证难题,已因为北京师范大学的聘用合同而暂时解决,但这只有一年,今年是否能再与校方续合同,还要看接下来的教学工作是否令人满意。

理查德在美国时的朋友,大多已是普通人眼中的成功人士,其中不乏博士学位拥有者。理查德对记者说,自己虽然挣得不多,但绝对不会因为压力去做不想做的事情,正如他说自己不愿意为解决签证问题而加入中国国籍,“那样,我回美国看妈妈就不方便了”。

有人说,理查德不够“聪明”,在中国有了一定社会知名度的他,完全可以赚取代言费,或是到一家工作环境更持久稳定的政府机关工作。事实上,在“出名”后,理查德有过类似的选项,联合国一些驻华组织、文化部和人民网都曾向他抛出橄榄枝。

但就像年轻时没有选择在那家软件公司挣钱一样,理查德最终选择了高校,仅仅因为爱好汉字和物理。